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匠心_ 790 眼睛疼-

时间:2021-07-06 15:42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沙包小说匠心 790 眼睛疼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啊?”胡大茫然地看着许问,完全反应不过来。

    “你跟我来。”许问吩咐了一句。

    狱卒给胡大带上了木制的手枷,许问和两个狱卒一起押着他到了被烧焦的屋子旁边。那五具尸体还摆在那里,许问指给他看。

    胡大往这边走的时候,就渐渐有点喘不过气来的样子。

    到了附近,他抬头看见黑漆漆的屋子,瞬间瞪大了眼睛。接着他顺着许问手指的方向,看见了那几具尸体。

    刹那间,他的身体完全僵住,紧紧地盯着那尸体,眼中一片茫然,好像在这一刻,思想与现实完全地断开了。

    许问没有催促,只是静静地站在一边。

    这个时候,他也不需要再问什么了。

    事情摆在眼前,死去的五人确实就是他的同伴,还有跟他一起过日子的女人。虽然不知道这些人为什么自焚,但在做出这样的举动之前,他们显然是没有知会过他的。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胡大终于动了。

    他极其缓慢地走到一具尸体旁边,蹲了下去。

    两具女尸烧得格外严重一些,尸体更焦,更看不清形貌。

    但这好像没给胡大造成任何妨碍,他蹲下的时候非常果断,没有丝毫犹豫。然后,他伸出手,摸上了那具女尸的小腹。

    许问一愣,瞬间反应过来,猛地转头看向忤作。

    忤作也是一愣,先前他着重检查的是尸体表面的烧伤,以及身份来历等基本信息,现在也还在跟雷捕头一起查火起以及致死的原因,完全没注意这些细节。

    现在看见胡大的动作,他连忙过去,也摸了摸女尸的小腹。

    然后,他表情恻然,向许问点了点头。

    许问长出一口气,抬头看天,半晌后才又去看胡大。

    他有点后悔。

    他太冒昧了。

    早知道这女尸怀有身孕的话,他绝对不会就这样把他带过来的。

    忤作也叹了口气,道:“五人都是浓烟熏呛,窒息身亡。死前处于幻觉之中,身体松弛,没有感觉到痛苦。”

    他是小声跟许问说的,但深夜寂静,声音还是显得很响亮。

    许问看了眼胡大,正准备回避一下,却发现他也侧过了头,好像认真在听的样子。

    许问思考了一会儿,继续问道:“起火原因是什么?”

    人是很难烧的,现在这样说是没烧透,其实也烧得很厉害了。正常木屋起火都很难烧成这样,更何况是石屋,各种材料都管理得很严格?

    忤作揭下一片衣物,递到许问面前给他看。

    许问接过来看,这才发现那片焦黑的衣物上面,还有另一层黑色的物质。仿佛附在上面的什么东西烧过一样,结成了厚厚一层壳。

    许问觉得有点眼熟,但一时间确实没想起来这是什么。

    “这是一种油,我们叫它黑油,也叫地里火。它就是天然从地下冒出来的,能烧着,烧起来臭得要命,烟也很大很呛。”忤作介绍,旁边雷捕头好奇地听着,显然并不是这一带的产物。

    这么几句介绍,许问已经听出来是什么了,他脱口而出道:“石油!”

    “你们叫它这个名字吗?”忤作想了想,点了点头,“这样叫也没错,它可不就是从石头里冒出来的?”

    许问之前还思考过石油相关的事情,甚至有想过要不要设法提炼运用。结果没想到,竟然先在这里看见了,还是以这样一种极其惨烈的方式!

    “难怪空气里这味道这么奇怪……”许问喃喃道。

    工匠对气味也是非常敏感的,他刚来就闻到了,空气里除了焦糊味、肉香味、忘忧花的异香,还有另一种恶臭。

    有点陌生,但又多少有点熟悉,只是一时想不起来。

    现在老忤作这一提醒,他终算是意识到了,确实是有点像沥青之类的感觉。

    “是说他们用这个石油浇身,然后再把自己焚烧而死的?”荆南海关注地听着,突然问道。

    “目前看来是这样。”忤作说。

    “那这个石油,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又从哪里运进来的呢?”

    后者无疑又是一个管理漏洞,而前者,一直死死盯着尸体的胡大突然抬头,开口道:“是她同教的偷偷塞给她的,说是从甘奇一带带过来的,叫石漆。说点灯很亮,晚上可以用。”

    许问等人一起看他,胡大的视线连多偏一下也没有,头也不抬地说,“点过一次,烟太大,亮得很。她就说算了收起来,不好用。我寻思照得还是挺亮的啊,她说熏得她眼睛疼,我就顺了她。”

    胡大缓缓地说着,声音非常沉郁,好像很平静,又好像满怀着沉沉的情绪。

    许问听得心里也是一沉,不知道该说什么。

    平时晚上点一点就觉得熏得眼睛疼,结果临到头来,竟然用它烧死了自己!这个时候,就不嫌眼睛疼了?

    当然,忘忧花造成的幻觉会麻木痛觉神经,让人不觉得有那么疼那么难受。

    但生死之间有大恐怖,疼都受不了,就能不怕死了?

    不过这说起来也不奇怪,血曼教是货真价实的邪教,这本就是邪教对人的摧残与迷惑。

    “你们还有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诉你们。”胡大突然说道,然后又自言自语一般,“你真以为你死了,我就会跟着你一起陪葬?想得美!害死了我儿子,我必叫你们跟他陪葬!”

    说话间,他的牙齿咬得格格作响,从嘴角流出了血来,顺着下巴,滴在了地上。

    整个人仿佛都已经要疯了。

    四周一片安静,过了一会儿,雷捕头走到胡大跟前,道:“我来问吧。”

    他揪着胡大往另一边走,走了两步,想了想,拍了拍他的肩膀。

    但他也无话可说。

    胡大走了,空气还是有点压抑,荆南海站起来,对老忤作说:“继续检查,完事了写成文书呈报上来。还有,问清楚下落不明的最后一个人是谁。别人死了,他逃了,惜命得很,想来是个突破口。”

    荆南海说到文书的时候,老忤作有点愁眉苦脸,但还是一一应声,答应了下来。

    “术业有专攻,这些事交给他们去做就好。回头结果出来,我会尽速通报你们。”荆南海转过身,对许问和阎箕说。

    阎箕点点头,打了个呵欠,招呼许问:“走,回去睡吧,明天还要干活呢。”

    说着,他已经向着自己的住处走去了。

    许问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正在继续接受检查的五具尸体,也跟了上去。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