织梦CMS - 轻松建站从此开始!

免费在线要看小说

当前位置: 主页 > 要看小说 >

[阴阳师]我可能认识了假大天狗_ 90.番外:小天求爱记(完)-

时间:2021-07-05 12:10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采集侠 点击:
提拉米林小说[阴阳师]我可能认识了假大天狗 90.番外:小天求爱记(完)在线阅读。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防盗防盗!支持正版是作者君写文最大动力!不然小心狗子不来呀!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被戳中痛点的雪女恶狠狠道。

    天邪鬼黄抱头嗷了一声, 倍感委屈, 这年头真的说大实话都会挨揍的,果然大哥说的都是真理, 大哥还说, 雌性妖怪都是麻烦的生物, 果然没错,大哥最后还说, 雪女大人一定是暗恋大天狗大人, 天邪鬼黄想想觉得十分有道理, 不然雪女大人为什么这几天老让它给她报告大天狗大人的位置, 还有上次雪女大人手里拿的那根毛……不对不对,那根羽毛, 一定是大天狗大人的。

    这么分析下来, 天邪鬼黄觉得自己真的太特么机智了。

    “喂……打傻了?行了行了, 你可以下去了。”

    雪女看着已经进入自我世界的天邪鬼黄,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 反思了一秒自己是不是刚下手太重了,随即开始赶人。

    “……是。”

    看着委屈巴巴敲着鼓一跳一跳离开的天邪鬼黄,雪女突然有点想不通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问这么呆头呆脑的妖怪这么一个深奥的问题,果然是现在自己显得太无助了所以才忍不住随便找了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吧。

    哎……

    深深感叹完命运的残忍, 雪女摇了摇头, 转身继续将目光放到远处那个正站在树上的白色身影。

    大天狗……

    远远遥望着远处那个依然孤傲的背影, 雪女心里现在是要有多愁就有多愁, 愁的头发都要发白了。……哦不对, 她头发好像本来就是白的。

    自黑夜山骤变那天后大天狗并没有立刻给黑晴明答复,但也没有像往常那样高傲又不屑的拒绝,毕竟,像大天狗这样一般的大妖怪,要忠诚一个人类什么的,估计是他之前想都没想过的事吧。但是,这是命中注定的事,大天狗必然会忠诚于黑晴明,所以雪女倒并没有怀疑过大天狗会拒绝黑晴明的邀请,反而是从那天起就满心期待着大天狗的加入,然后开始脑补出她和大天狗日常相亲相爱(划掉)一起工作的和谐画面,而后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大半个月,大天狗终于找上门了。

    大天狗找上门那天并没来黑夜山,但黑晴明似有所感独自一人出去了,等他回来时身后便跟着有些狼狈的大天狗,自此大天狗正式成为黑晴明的式神加入到黑晴明麾下效忠黑晴明,虔诚的犹如拜上帝一般。

    雪女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两人是不是暗地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

    大天狗入伙,最开心的除了一直处心积虑要拐大天狗的黑晴明外,第二开心的莫过于雪女了,所以在大天狗跟着黑晴明回来的那天,她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开口就喊:

    “大天狗,你终于来啦!”

    正常人来讲,听到这么一句饱含着期待兴奋、开心满足的话语时,不都应该是心中一暖,然后回以一个微笑才对的吗?蓝鹅,事实却是,在她话语刚落,大天狗便皱了皱眉,似乎有什么不满,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扭头看了眼似乎并不在意的黑晴明,最终又话吞了回去,自此便看见她便一直冷着一张脸,让她倍感心痛。

    她觉得,大天狗估计在记恨自己戳了他一个血窟窿的事。她一直想找机会跟大天狗解释一番,但又觉得没什么需要解释的,毕竟她确实就是这么做了,再加上大天狗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对她,导致除了那句迎接的话后她至今再也没有和大天狗说过任何一句话了,只能每天让小妖怪们给她汇报大天狗的位置,然后她再暗戳戳去蹲点寻找最佳开口搭讪的时机,但却一直找不到。

    这么想着,远处大天狗的身影突然动了动,似乎要转身望向她的方向,雪女吓得立刻缩回脑袋站直,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敢慢慢再探出头,一看,哪里还见大天狗的身影啊。

    卧槽!不见了?

    雪女这下顾不得藏起来,她跳出树后往前走了好几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确定找不到大天狗的身影,她叹了口气。

    看来大天狗是发现她了,所以刚故意转移她注意力逃了。大天狗似乎真的很讨厌她……

    大天狗的确是早就发现她了。

    此时大天狗并没有真的离开,他飞到了另一棵更高的树上,茂盛的树叶挡住了他的身影,他远远看着雪女似乎十分沮丧,然后垂头丧气的离开的背影,他其实有点搞不懂。

    早在几天前雪女一直有偷偷摸摸出现在他附近的事他是知道的,但他也没直接戳破,因为他想知道她的目的。女人都是善妒的,他一开始以为是因为他的加入让黑晴明大人更为看重他而刺激了雪女从而来对他使绊子,但事实却是这几天雪女只是远远的观察着他,虽然眼神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但似乎又不像似恶意,所以才搞不懂。

    他的确并不是很喜欢雪女,但说到讨厌也并不至于。在他眼里,既然选择了臣服,那么他便会一直忠诚黑晴明,这是他的原则,但是,这样的忠诚他却并没有在同样是式神的雪女身上感受到。

    同为黑晴明大人的手下,对于一个并不完全忠诚的雪女,大天狗当然是完全不屑和这样的人有往来,而且在他眼里,雪女实力并不怎么强,他担忧这样的存在根本没办法帮到黑晴明大人,因此才一直没给雪女什么好脸色看。

    这事大家自然都看在了眼里。新来的大天狗大人并不待见雪女大人,这大概是这个营地里众妖怪都知道的事了。

    现在营地中妖怪势力分了两派,一派是黑夜山骤变那夜中黑晴明收服的众多妖怪里留下的数十只妖怪,毕竟这营地也就这么大,容纳不下那么庞大的妖怪数量,只能挑了五十多只实力在其中算是不错的留了下来。这五十多只妖怪都是他亲手挑选的,所以都比较听命于他,而另一边则是原本营地中之前雪女一手负责的二十多只妖怪,自然是更听命于雪女了。

    两股势力的领头人不合,那么这两股势力的小弟们自然也合不来,更是常会发生一些小规模的争斗,不过这些大天狗都懒得去管,他没那么多闲时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看着雪女离开,大天狗也并未在那待太久,他朝着雪女离开的方向冷哼了一声然后跳下大树朝黑晴明所在的后山走去。他觉得他有必要跟黑晴明大人说一说关于雪女的事,放这样实力不济又不忠诚的人在身边并不妥当。

    “雪女大……怎……”

    “估……又失败……”

    “什……败?”

    断断续续的对话从远处传来,听到雪女的名字,大天狗顿了顿,朝声源处望去,是雪女手下的几个小妖怪,似乎在正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失败?

    虽然完整的对话并没有听清楚,但是这个关键词却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这大概是和雪女这几天一直观察他的目的有关系。

    这么想着,他往前又走了好几步,对话终于清晰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雪女大人喜欢大天狗大人啊。”

    “什么???可是不是说大天狗大人对雪女大人的态度极差吗?”

    “哎,对呀,所以说,就是咱们的雪女大人偷偷暗恋大天狗大人,所以总派我们几个去盯大天狗大人的位置然后向她汇报。”

    “……不是想去暗中偷袭吗?”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雪女大人身上藏着一根大天狗大人的羽毛,雪女大人还经常拿出来唉声叹气的,这一看就是暗恋,怎么可能是偷袭。”

    “那雪女大人不就很惨,明明这么喜欢大天狗大人,大天狗大人却这么对雪女大人……”

    “对啊,所以咱们才看不过眼新来的那群妖怪啊,瞧它们嘚瑟的!”

    “对对,特别是那个xx,看到它就想揍它。”

    “还有那xxx,上次打架输了现在看到我就老嘚瑟了。”

    “还有那谁谁谁……”

    “……”

    对话渐渐偏离原本话题,然后声音也渐行渐远。大天狗依然站在原地,他不动声色的听完那些妖怪的对话,大致摸清楚了雪女的目的。

    雪女是……喜欢他?

    他隐隐约约似乎懂了雪女经常躲在树后那复杂的目光了。

    但是,得知这事的大天狗并没有感到任何喜悦,他反而皱起了眉头,站在原地似乎思考了什么,然后便继续朝黑晴明方向走去。

    她已不是第一次留下它们下山,不是对它们已经信任了,偷懒这种事怎么也会有,反正她没看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就不追究了,想偷偷跑去后山一探究竟?呵,后山入口那里还冻着五只一开始因好奇而跑去偷看的小妖的冰雕呢,这起着很大的震慑作用。

    她下山为了避开碰见人类所以专门绕路挑了人烟稀少的小路,等她到了山下平安城内时天已经黑了下去,只剩天边一抹橘黄。她找了比较偏僻无人的小巷躲了起来,等天完全黑了下去,街上也渐渐没什么人影,她才悠哉悠哉的从小巷中飘出来,估摸了一下大概位置,往四条大道方向飘去。

    古代因没有路灯街道一片黑漆漆,只有昏暗的月光和大道两边家宅烛光是不足以照亮这阴沉的夜色。在这个妖魔鬼怪肆掠的世道,为了生命安全入夜后平常百姓几乎都不会选择出门,除了人傻钱多的贵族们。

    说来也是奇怪,许是仗着有着护卫和牛车,也许是权高钱多所以胆也大,也或许是想趁着深沉的夜色期待来一场艳遇,贵族们总是喜欢在夜间行动。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对雪女来说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这给了她机会。

    打劫的机会。

    说来这就是一件让她不知从何处吐槽起的事了,毕竟在她印象里,她可从来不记得《阴阳师》里有描写过关于黑晴明这人的生理需求,但现实就是……黑晴明是需要这些基础的生理需求。毕竟虽然他中二了点,能力变态了点,但怎么说也是勉强算是一个人类吧,既然是人类那总需要吃喝拉撒的。这拉撒肯定不用她担心,但这吃喝嘛……现在黑晴明闭关了,肯定全数落到了她头上了。

    那么问题来了。

    身为人类的黑晴明需要食物那么便需要购买,想要购买,那就得需要钱。你觉得一个刚从雪原里跑出来的雪女身上会有钱吗?那肯定不可能的。那黑晴明会给钱给她吗?这就更不可能。

    那钱要怎么来呢?

    打劫呀!!不过这打劫也是要挑人的,不可能选择那些贫穷的老百姓,一来他们也没什么可以劫的,二来她良心也过不去,所以就只能委屈那些人傻钱多还喜欢夜晚出来晃荡的贵族了。

    天色已晚,月亮已渐上头顶,此时四条大道上空荡荡一片看不见一个人影,雪女蹲在四条大道附近的一个小道旁跟出没在这附近的小鬼怪打听情报,直到小妖怪似乎注意到了什么,往路口探了探头。

    “有人来了有人来了。”小妖怪缩回身子朝她边跳边叫道:“我们先走了!雪女大人自己小心了。”说着小妖怪们在她面前蹦跶了两下很快就钻进墙里不见了。

    她走到路口往刚小妖怪们看去的方向望去,空荡荡的道路黑漆漆一片一眼望不到底,犹如黑暗深渊,随着一点烛光从黑暗尽头闪现,然后渐渐清晰明亮了起来,车轮轧着砂石地发出的咕噜咕噜声由远至近响起,直到一辆牛车出现在视线范围里。

    四个护卫,两个在前面,一个提灯一个牵牛车,另外两个则护在牛车两旁。

    才四个护卫,防御偏弱,应该不是什么高职位的官员,就决定是他了。因为如果官位太高的话也许会惊动天皇,一旦惊动到天皇方面那么便一定会出动阴阳师了,毕竟现在黑晴明在闭关,她不敢弄出什么大动静,所以她才特意挑了四条大道附近,因为四条大道附近住的官员职位说高不高,说低也不是什么特别小的小官,是最合胃口的了。

    心里算计了一番后敲定了目标,她也不再掩饰身影大大方方的走到了道路中间。

    “什么人?!”

    她刚走出,已经进入大约五十米可视范围内的护卫已经发现了她的身影,大声朝她喝道,负责提灯的护卫举起了手中的灯笼朝她照了照。

    “女人?半夜鬼鬼祟祟在这里做什么?”

    雪女静静的看着他们几秒,然后朝他们微微一笑,然后抬手,一字一顿:

    “暴风雪!”

    看着四个护卫脸上露出些许惊恐的神行,她心里还来不及给四位被吓着的护卫默哀一下,一个强劲有力年轻男子的声音从车内传出。

    “结界术!”

    一个透明的光膜瞬间张开在牛车周围,将还没来得及覆盖过去的暴风雪挡在了外面。

    雪女微微怔了一下,听着那熟悉的声音她突然心里有些不祥的预感。果然,在结界术刚生起,最前面提灯的那个护卫已经反应过来,吓得一把丢掉了手里的灯惊慌的退到了车前似是求助的惊喜道:

    “博雅大人!”

    “破魔矢!”

    紧接着一支箭冷不丁的从牛车内射/出直直朝她方向飞去,雪女连忙反应过来微微侧身,箭矢从她胸前擦过,‘啪’一声强劲的力道扯断了胸前那颗毛茸茸雪球然后连同箭矢一起被牢牢钉在了她身后十米左右的地上。

    =0=

    目瞪口呆!

    她牛头看着地上那颗正中靶心被钉在地上的毛球,再低头看了看自己显然少了一个小毛球的胸前,有些呆呆的回过头看着已经跳下牛车的红色身影,额前一戳挑染的红发,高高扬起的马尾,一片袒露的精壮胸膛,手中举着一把大弓,这他妈不是源博雅吗!!

    “哼,还以为是什么厉害的妖怪,居然是个雪女。”看着有些呆愣的雪女,源博雅扬了扬手中的弓有些不屑道。

    雪女:“……”

    雪女内心是崩溃的,犹如十万只草泥马奔腾呼啸而过,她不过是打个劫而已,这特么居然遇到了四大主角之一,而且还是最凶悍最好战的源博雅,这难道就是传说中倒霉起来喝水都会塞牙缝吗?

    看着一脸不屑的源博雅而源博雅身后已经回复冷静举刀对着她的护卫们,她觉得身为大BOSS的第一小弟自己一定不能太怂,她收敛了一下表情,朝源博雅干笑了两声

    “呵呵,就是雪女,雪女怎么了?雪女吃你家大米了?”

    源博雅听罢微微一怔,诡异的看了她一眼:“没有,但你前些天不长眼拦劫了父亲大人,怎么也要来算笔账吧。”

    雪女:“……”

    雪女没有吃他家大米,只是打劫了他家老爹而已。

    老天爷,她这做的什么孽啊!她一定不过就打劫了三次,谁他妈知道这三次里居然还有源博雅她爹啊!要是她知道她立刻躲得远远的好吗!

    心里虽然已经是日了狗了般绝望,但她还是故作镇定冷笑了一声,挑衅道:“那便试试。”

    说着也没等他的回应她抬手又是一阵暴风雪呼啸过去,这次她没有留手,刺骨寒冷的狂风暴雪中夹杂中巴掌大小的冰锥毫不留情的砸了过去。

    漫天的风雪模糊了视线,源博雅冷哼了,这个技能与他来说就是小伎俩,但他身后还有自家护卫和牛车,这个大范围的攻击还是让他留在了原地筑起了结界挡住了铺天盖地袭来的冰雪。

    “哼,雕虫小技,只会这个技——什、什么?”

    等风雪和寒气散去,源博雅不屑的嘲讽道,然而话还没说完他便发现刚才还在他前面挑衅的女人已经跑到百米外了。

    源博雅:“……??”

    源博雅懵逼了一下,这发展是不是有点不对啊!

    没有什么不对的,就是这样子!

    放完一个大已经妥妥开溜到两三百米外的雪女头都不回闷头就往黑夜山方向跑。

    开玩笑,她怎么可能打得赢源博雅啊!如果她遇到的是晴明说不定大家还能闲扯一下然后毫发无伤放她走,然而这是源博雅,四主角中战斗力最高、没遇到晴明前就是极度好战分子源博雅啊,分分钟就被戳成箭靶子。

    “别想逃。”

    源博雅一愣过后很快就反应过来追了上来,雪女心里暗叫苦,她开始想念黑晴明了,虽然黑晴明在时总是要无形中装逼,但起码有安全感!哪会像现在这么狼狈。

    她一边跑一边小心源博雅时不时射过来的箭,她对源博雅也完全没有客气,只要抓住机会回头就是一个暴风雪呼啸过去。一来一往的,两人经过的路上都留下一地冰渣和箭矢。

    “可恶,有种不要逃,来一决胜负!”早已追的不耐烦的源博雅咬牙切齿。

    “我本来就没种。”雪女回头又是一个暴风雪回道。

    源博雅:“……”

    看着回答的这么理直气壮而且好像没什么不对的雪女他一阵无语,而雪女看着又没被冻住的源博雅心里忍不住骂爹了。

    卧槽她要投诉啊!!这源博雅一定是开挂了好吗,她记得四个主角都不能堆抵抗的吧?这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源博雅吃了她四个大招居然一个都没冻住他啊!绝壁是开挂了好吗,她身后这个源博雅绝壁改数据了100%效果抵抗了好吗!

    就在雪女分神想着些有的没的东西,前面突然出现一个有些模糊不清的人影轮廓,夜色过于深沉让她没有第一时间看清楚人影的模样,身后突然传来箭矢破空的风声,她来不及多想关于人影的事连忙回头,三连发箭不留一点空隙朝她直直飞来,她连忙跳起身,而就在她跳起的刹那,那个突然出现没有动静的人影突然就动了。

    糟了!

    恍然明白过来,她转头看向那个一直模糊不清的人影,影子已举起弓箭,‘唰’一声,箭离弦。

    源博雅的影分身……

    ‘噗’一声,即使躲过了三连发箭,但她已躲不开影分身射出的箭矢,那只箭准确无误没入她的左胸。

    “啊!”

    带着源明雅灵力的箭矢穿透冰甲撕裂她的皮肉,一瞬间袭来的疼痛让她觉得头皮都要炸了忍不住叫了起来从空中摔了下去。她抬头看了眼身后拉起弓准备再来一发的源博雅,她咬了咬唇,明白自己不拼命真的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暴风雪!!”

    没敢再多作什么疑迟她抬头吼道。源博雅一听又是暴风雪没有多在意,勾起一个嘲讽的笑意。

    “没有用的。”

    说完拉满弓准备放箭,兀然一股森然的寒气从脚底冒气,他顿了顿手中的动作,下意识低头看去,从雪女为中心快速蔓延出一层厚厚的冰,在快蔓延到他脚下时突然炸开凸起一座座了冰锥向他袭去。源博雅连忙收手跳开原地,而冰锥似是被赋予了生命一般一路跟着他将他节节逼退,而影身分也因距离过远而消失了。

    一路袭向他的冰锥来势凶猛丝毫没有断续将他逼退到百米之外才停下,稳住身形后源博雅也没有任何犹豫停顿抬手准备再次拉弓,然而一抬手他发现手工的弓不知道什么时候竟也开始被一层冰霜所覆盖,他一惊,这时他才注意到周围一切已被一场巨大的暴风雪所包围,风雪肆掠,刺骨寒冷,而双脚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也被覆盖上了厚厚的冰,随着双腿一路蔓延至全身。

    这妖怪居然还有这样的力量,和刚刚的暴风雪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

    源博雅内心诧异,随即有些兴奋起来,心中那好战因子被完全激起,然而冰块已覆盖至胸口处让他已无法动弹。

    “挺有本事的啊。”

    他朝不远处已经半瘫在地上的雪女突然道。听着源博雅像是带着些许赞许的话雪女下意识愣了愣,抬头看向已经终于被完全冻住的源博雅,心下一松,完全瘫在了地上。

    终于把这个挂B给控住啦!!雪女内心在怒吼,这用了她十成的妖力,妖力的透支让她全身虚脱无力,所以才说这是拼命,如果这拼尽全部妖力都不能冻住他那么她也没有任何能力可以从源博雅手中逃走。

    周围的暴风雪仍没有停下,周围不管是砂石地还是两边的围墙宅子都结了晶莹的冰霜。她半躺在缓了好大一口气才坐起身,忍痛一把拔掉胸前的箭,随着箭头拔出鲜红的血液也瞬间染上了白色的衣服,红色的箭头也鲜血淋淋。

    这都是我的血啊!看着一地鲜红的血液雪女心疼的要命。她看了一眼百米外被冻住的源博雅一眼,凭借源博雅的灵力这个并不能困住他很久,她要快点离开才行。

    一把丢掉手里的箭,她没敢再多逗留便朝黑夜山方向离去。由于妖力竭尽,冰甲术也解除了,她只能一步一步艰难的走着。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她今天算是真真切切体会到了。她低头看了一眼为止血被她用冰封了起来的伤口,暗沉的红色已渗透冰块把冰块染成暗红色,显得更加触目惊心。

    艰难的逃出京都进入山林,似乎没有感觉到有人追上来,雪女心里一放松终于撑不住扶着身旁的一棵树坐了下去。

    这里离黑夜山还有段距离,但是不行了,再不休息下她真的会死的。

    靠着身后的树干她艰难的喘着大气,本就雪白的双脸因失血过多显得更加苍白。

    好累……

    闭着眼睛靠着树干,她知道自己不应该就此停下来的,因为还不算完全安全,但是无论是身体还是眼睛都在向她强烈的抗议着他们需要得到休息。虽然妖怪的复原能力比普通人强大,但由于失血过多而妖力严重透支导致这具身体已严重负荷,一旦这样停靠下来就再也不想花力气站起来了。

    就休息一会会应该没事吧……

    已经陷入半昏迷的她模模糊糊的想着,突然身边似乎响起了什么动静让她猛然撑起了眼皮。

    脚步声??糟糕,有人来了?

    她想抬手扶着树干站起身,然而却发现别说抬手,就连自己视线和意识也开始渐渐模糊了,全身上下没有一处用得上力。感觉到来人已走到她身边,雪女努力睁开眼皮,艰难微微抬头,昏暗的树林中她只模模糊糊看到一双漆黑的翅膀,然后变再也没有意识了。

    想她堂堂半个黑夜山大王未来要将平安京搞得天翻地覆的大反派黑晴明的左膀右臂兼座下第一小弟——雪女大大,继被困雪原、糊了老大一脸雪球两大苦恼后居然再遇到妖生第三大烦恼。

    提问:我被迫恩将仇报捅了我救命恩人一血窟窿后救命恩人现在看到我就一脸深仇大恨,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雪女大人,我觉得……大天狗大人没有捅回你一个血窟窿你就该偷笑了。”

    听罢,雪女回头抬手就照着天邪鬼黄的脑袋抽了过去。

    “你就不能说点好听的吗。”被戳中痛点的雪女恶狠狠道。

    天邪鬼黄抱头嗷了一声,倍感委屈,这年头真的说大实话都会挨揍的,果然大哥说的都是真理,大哥还说,雌性妖怪都是麻烦的生物,果然没错,大哥最后还说,雪女大人一定是暗恋大天狗大人,天邪鬼黄想想觉得十分有道理,不然雪女大人为什么这几天老让它给她报告大天狗大人的位置,还有上次雪女大人手里拿的那根毛……不对不对,那根羽毛,一定是大天狗大人的。

    这么分析下来,天邪鬼黄觉得自己真的太特么机智了。

    “喂……打傻了?行了行了,你可以下去了。”

    雪女看着已经进入自我世界的天邪鬼黄,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手,反思了一秒自己是不是刚下手太重了,随即开始赶人。

    “……是。”

    看着委屈巴巴敲着鼓一跳一跳离开的天邪鬼黄,雪女突然有点想不通自己刚刚为什么会问这么呆头呆脑的妖怪这么一个深奥的问题,果然是现在自己显得太无助了所以才忍不住随便找了个可以倾诉的对象吧。

    哎……

    深深感叹完命运的残忍,雪女摇了摇头,转身继续将目光放到远处那个正站在树上的白色身影。

    大天狗……

    远远遥望着远处那个依然孤傲的背影,雪女心里现在是要有多愁就有多愁,愁的头发都要发白了。……哦不对,她头发好像本来就是白的。

    自黑夜山骤变那天后大天狗并没有立刻给黑晴明答复,但也没有像往常那样高傲又不屑的拒绝,毕竟,像大天狗这样一般的大妖怪,要忠诚一个人类什么的,估计是他之前想都没想过的事吧。但是,这是命中注定的事,大天狗必然会忠诚于黑晴明,所以雪女倒并没有怀疑过大天狗会拒绝黑晴明的邀请,反而是从那天起就满心期待着大天狗的加入,然后开始脑补出她和大天狗日常相亲相爱(划掉)一起工作的和谐画面,而后盼星星盼月亮的,盼了大半个月,大天狗终于找上门了。

    大天狗找上门那天并没来黑夜山,但黑晴明似有所感独自一人出去了,等他回来时身后便跟着有些狼狈的大天狗,自此大天狗正式成为黑晴明的式神加入到黑晴明麾下效忠黑晴明,虔诚的犹如拜上帝一般。

    雪女觉得自己有理由相信两人是不是暗地里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肮脏交易。

    大天狗入伙,最开心的除了一直处心积虑要拐大天狗的黑晴明外,第二开心的莫过于雪女了,所以在大天狗跟着黑晴明回来的那天,她兴高采烈的迎了上去,开口就喊:

    “大天狗,你终于来啦!”

    正常人来讲,听到这么一句饱含着期待兴奋、开心满足的话语时,不都应该是心中一暖,然后回以一个微笑才对的吗?蓝鹅,事实却是,在她话语刚落,大天狗便皱了皱眉,似乎有什么不满,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但扭头看了眼似乎并不在意的黑晴明,最终又话吞了回去,自此便看见她便一直冷着一张脸,让她倍感心痛。

    她觉得,大天狗估计在记恨自己戳了他一个血窟窿的事。她一直想找机会跟大天狗解释一番,但又觉得没什么需要解释的,毕竟她确实就是这么做了,再加上大天狗一直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对她,导致除了那句迎接的话后她至今再也没有和大天狗说过任何一句话了,只能每天让小妖怪们给她汇报大天狗的位置,然后她再暗戳戳去蹲点寻找最佳开口搭讪的时机,但却一直找不到。

    这么想着,远处大天狗的身影突然动了动,似乎要转身望向她的方向,雪女吓得立刻缩回脑袋站直,过了大概一分钟,她才敢慢慢再探出头,一看,哪里还见大天狗的身影啊。

    卧槽!不见了?

    雪女这下顾不得藏起来,她跳出树后往前走了好几步,上上下下里里外外确定找不到大天狗的身影,她叹了口气。

    看来大天狗是发现她了,所以刚故意转移她注意力逃了。大天狗似乎真的很讨厌她……

    大天狗的确是早就发现她了。

    此时大天狗并没有真的离开,他飞到了另一棵更高的树上,茂盛的树叶挡住了他的身影,他远远看着雪女似乎十分沮丧,然后垂头丧气的离开的背影,他其实有点搞不懂。

    早在几天前雪女一直有偷偷摸摸出现在他附近的事他是知道的,但他也没直接戳破,因为他想知道她的目的。女人都是善妒的,他一开始以为是因为他的加入让黑晴明大人更为看重他而刺激了雪女从而来对他使绊子,但事实却是这几天雪女只是远远的观察着他,虽然眼神让他觉得浑身不舒服,但似乎又不像似恶意,所以才搞不懂。

    他的确并不是很喜欢雪女,但说到讨厌也并不至于。在他眼里,既然选择了臣服,那么他便会一直忠诚黑晴明,这是他的原则,但是,这样的忠诚他却并没有在同样是式神的雪女身上感受到。

    同为黑晴明大人的手下,对于一个并不完全忠诚的雪女,大天狗当然是完全不屑和这样的人有往来,而且在他眼里,雪女实力并不怎么强,他担忧这样的存在根本没办法帮到黑晴明大人,因此才一直没给雪女什么好脸色看。

    这事大家自然都看在了眼里。新来的大天狗大人并不待见雪女大人,这大概是这个营地里众妖怪都知道的事了。

    现在营地中妖怪势力分了两派,一派是黑夜山骤变那夜中黑晴明收服的众多妖怪里留下的数十只妖怪,毕竟这营地也就这么大,容纳不下那么庞大的妖怪数量,只能挑了五十多只实力在其中算是不错的留了下来。这五十多只妖怪都是他亲手挑选的,所以都比较听命于他,而另一边则是原本营地中之前雪女一手负责的二十多只妖怪,自然是更听命于雪女了。

    两股势力的领头人不合,那么这两股势力的小弟们自然也合不来,更是常会发生一些小规模的争斗,不过这些大天狗都懒得去管,他没那么多闲时去管这些鸡毛蒜皮的事。

    看着雪女离开,大天狗也并未在那待太久,他朝着雪女离开的方向冷哼了一声然后跳下大树朝黑晴明所在的后山走去。他觉得他有必要跟黑晴明大人说一说关于雪女的事,放这样实力不济又不忠诚的人在身边并不妥当。

    “雪女大……怎……”

    “估……又失败……”

    “什……败?”

    断断续续的对话从远处传来,听到雪女的名字,大天狗顿了顿,朝声源处望去,是雪女手下的几个小妖怪,似乎在正聚在一起谈论着什么。

    失败?

    虽然完整的对话并没有听清楚,但是这个关键词却清晰的传进了他的耳朵里。这大概是和雪女这几天一直观察他的目的有关系。

    这么想着,他往前又走了好几步,对话终于清晰了起来。

    “你不知道吗?”

    “???知道什么?”

    “雪女大人喜欢大天狗大人啊。”

    “什么???可是不是说大天狗大人对雪女大人的态度极差吗?”

    “哎,对呀,所以说,就是咱们的雪女大人偷偷暗恋大天狗大人,所以总派我们几个去盯大天狗大人的位置然后向她汇报。”

    “……不是想去暗中偷袭吗?”

    “嘿,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据说雪女大人身上藏着一根大天狗大人的羽毛,雪女大人还经常拿出来唉声叹气的,这一看就是暗恋,怎么可能是偷袭。”

    “那雪女大人不就很惨,明明这么喜欢大天狗大人,大天狗大人却这么对雪女大人……”

    “对啊,所以咱们才看不过眼新来的那群妖怪啊,瞧它们嘚瑟的!”

    “对对,特别是那个xx,看到它就想揍它。”

    “还有那xxx,上次打架输了现在看到我就老嘚瑟了。”

    “还有那谁谁谁……”

    “……”

    对话渐渐偏离原本话题,然后声音也渐行渐远。大天狗依然站在原地,他不动声色的听完那些妖怪的对话,大致摸清楚了雪女的目的。

    雪女是……喜欢他?

    他隐隐约约似乎懂了雪女经常躲在树后那复杂的目光了。

    但是,得知这事的大天狗并没有感到任何喜悦,他反而皱起了眉头,站在原地似乎思考了什么,然后便继续朝黑晴明方向走去。

    那个说喜欢他的女人啥都没送过他呢。扎心!他抬头看向雪女。

    雪女自然也注意到他望过来的视线,虽然有些不解那似乎喊着莫名幽怨望过来的凉凉的眼神,但她看到大天狗回来还是心下一喜,她还一直担心他找不到回黑夜山的路从此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呢。

    “大天狗。”她脸上绽放着笑容也迎了上去。

    他朝她点了点头,然后视线略过最前面同样一脸期待望着他的般若,刚想开口问他们在干嘛,突然就看到了般若头顶正娇艳欲滴散发着阵阵花香的花圈。骤然,他脸色一变伸手快速捂住了鼻子,随之后退了三步。 (责任编辑:admin)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验证码:点击我更换图片
栏目列表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推荐内容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